都美竹已报警暂未起诉吴亦凡:在电击治疗 迷茫恐惧

发布时间:2021-07-16 18:22 来源:网易娱乐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网易娱乐7月16日报道 16日,都美竹再次发文称一直在接受电击治疗,透露目前还没有起诉吴亦凡,一直在等着对方起诉。而对方还没有起诉的原因,都美竹称“因为他即便起诉也赢不了,我说的一切都是事实。我手里有很多实锤,没有放出来的原因有很多考量”。都美竹还表示,吴亦凡事件的受害者“绝非我们这二三十人”,呼吁更多受害者站出来加入她们!

全文如下:

这条微博是写给那些一直关心我鼓励我并且希望正义得到申张的朋友们的。

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接受电击治疗,目前状况已经好多了,最起码已经不像前段时间一样一吃东西就吐出来,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了。这段时间我也慢慢的养成了一种习惯,我会把那些写的很长,写的很真心的私信截图保存下来,难受或者抑郁痛苦的时候拿出来看看,这样心里会好受一点;你们的爱我已经感受到了,并且我会把他们好好的珍藏在心里,永远保存下去。

很多人在问,我有没有报警,我报警了,但目前并没有起诉,我其实一直在等着对方起诉,说实在话,我一个女生面对这种问题的确有点棘手,又因为重度抑郁期间思想摇摆不定,我其实真的有点想逃,我毕竟也才刚刚十九岁,很多东西的确是让我有点恐惧和迷茫,但好在有身边的朋友和你们这些一直鼓励我的网友,同时,还有那些和我有共同遭遇的女生。

她们和我一样,都是年纪不大,社会阅历不丰富,被骗之后又羞又恨,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还有的为此zc和rl。。。

有些女生找到我,真的是痛哭流涕的在和我说,听到她们因此而生活发生的重创,我明明已经抑郁到二十四小时没睡觉了,但还是打起精神来不断的安慰她们。。

我有的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了不起的决定,因为说实话,最开始我就是愤懑不平,想要讨个说法,后来也是怎么都想不通,所以才扬言要报警和起诉,但万万没想到正因为我的一时愤懑,而让那些受过伤的女孩误认为我很勇敢。也正因为这份勇敢,让他们鼓气勇气找到我,希望能给自己的生活讨个公道。

有个女孩和我说,这些年来,她经常留意有关于爆料自己是吴先生女友的新闻,她也希望有一个受害者能站出来和吴先生死磕,但她自己不敢,自己没有勇气,她也是正因为看到我好像很刚,所以才敢给我发私信。。

但其实,我也是很怂的,但当看到这么多女孩痛苦不堪,生活因此而一团乱麻时,我又觉得自己怂不起来。

是的,真正怂的人,连怂都不敢怂,接受那么怂的自己,也是需要勇气的。

对方之所以没有起诉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是因为他即便起诉也赢不了,我并没有说谎话,我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很多人认为我没有实锤,但不好意思,我手里有很多实锤,并且各个都是料,没有放出来的原因有很多考量,在此先不做表述。

那篇义正言辞的声明,就是写给他的粉丝看的,写给多次降价后的觉得他还有点价值的品牌商和资本看的。

不起诉的另一个原因,目前还不方便说,但请大家放心,我既然已经占用了公共资源,就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还有另外一件事,因为目前找到我的女生越来越多了,而且目前给我发私信攻击我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说实话,有的时候,我可能有遗漏的地方。所以,如果你曾经也和我一样,被某人伤害过,欺骗过,甚至为此付出了很沉重的代价,如果你愿意向我讲出属于你的故事,我都会认真倾听的。

当然,我也希望你能拿出相应的证据。因为,某人已经下作到冒充受害者来探听消息,摧毁我们的军心然后想要用一点零花钱来打发我们了。

在这件事情上,我把所有来找到我的并且伤害真实发生的人都当自己的亲姐妹看待,甚至在谈赔偿的时候我都会想到你那一份的。

当然,我们现在已经不想要赔偿了,所以想要赔偿别来找我们了,我们只想要公道。

有一个女生曾经这么和我说过,其实几年前她就有想过要站出来戳破某人的嘴脸的,但是她不敢,她害怕自己的生活被翻天覆地的伤害,原本只要咽下咬碎的牙齿似乎就还能苟活,她不想让自己的生活一片混乱;但几年之后,她后悔了,她有意识的逃避某人的嘴脸,甚至为此卸载了微博和各个视频软件,但她还是在地铁上看到某人广告时痛苦不已失声痛哭。

她对我说过,她说,如果当时她早点站出来,兴许后面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受害者了。

她这句话打动了我,我决定,一直站下去。

我知道,某位男顶流的受害者绝非我们这二三十人,所以我希望和所有那些被渣男顶流欺骗过,冷暴力过,mj或者xq过的女孩子说。

请不要仅仅只做一位在屏幕后痛苦不已,瑟瑟发抖,自卑自毁的受害者,请和我们一起,站在法制和道德的阳光下,站在公平和正义的阳光下,目光坚毅、身姿飒爽的面对黑暗和禽兽,然后,让我们一起,让黑暗被阳光冲散!把禽兽用铁笼紧关!

(tips:从即日起,因为种种原因,我可能没有时间再去一条条看各位发给我的私信了,所以请有相同经历的受害者还有想要进行采访的节目组、记者,用邮箱和我联系,我的邮箱是:dudu_meizhu@163.com )

(责任编辑:胡梦瑶_NK5655)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