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赛的日子:归化或许是俄运动员们的另一出路

发布时间:2021-07-13 15:14 来源:网易体育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网易体育7月13日报道:

美国跳远运动员达里亚·克利什娜说,她从16岁起就一直在等待她的奥运时刻,当时她正在莫斯科进行专业训练,距离她的小家乡特维尔大约112英里。尽管由于疫情的限制,她只能在一个半满的体育场参加比赛,但她希望比赛能比她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的经历更令人满意,因为在那里,她是唯一获得世界田径协会(WA)许可参赛的俄罗斯田径运动员。

自2015年俄罗斯田径联合会(RusAF)因涉嫌政府规模的兴奋剂计划而被体育管理机构停职以来,只有没有参与该计划的俄罗斯运动员才被允许以中立者的身份参加国际比赛。30岁的克利希娜说,她在里约的经历因此“孤独”和“紧张”。当她准备去东京旅行时,这次她的决心有所不同。“我想以积极的方式改变我的奥运经历。”她5月份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家中接受采访时说道。

近六年来,克里什娜作为中立运动员参加比赛,这帮助她为东京奥运会做了准备。与2016年不同,至少今年她不会是聚光灯下唯一的俄罗斯田径运动员。没有国旗参加比赛不再像以前那样困扰她。“当然,我希望能用我的国旗来庆祝——每个人都想要一面国旗。但现在我习惯了,”她说。国际田联的声誉一直被兴奋剂丑闻所左右,克里什娜是为数不多的参赛运动员之一,这也给运动员们增添了无形的压力,但克里什娜表示,她努力不让这件事影响到自己。她说:“尽管很不幸,但我知道我无法改变这种状况。我更无暇顾及那些压力,我只关注我的结果。”

各国通过对外国运动员进行归化来追求成绩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自从俄罗斯空军被暂停在西澳服役以来,这种做法已经“加速”了,莫斯科首都调频的体育节目主持人艾伦·摩尔说道。“近年来,包括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加大了对拥有双重国籍的俄罗斯运动员的招募力度。”他说,“美国大学的代表甚至在疫情期间访问了俄罗斯,以推广大学体育奖学金,这可能是进入美国国家队的一条途径。当年轻运动员完成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时,他们可能有资格成为美国公民,这一身份在作为美国居民三到五年之后可能会被授予。到那时,他们就可以申请加入美国国家队了。”

16岁的撑杆跳运动员马特维·沃尔科夫(Matvey Volkov)去年8月离开家乡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前往白罗斯的明斯克,希望能在那里加入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去年春天,他被白罗斯田径联合会(BAF)邀请到白罗斯训练,今年3月,他获得了白罗斯国籍。这位少年世界纪录保持者现在已经申请加入白罗斯国家队。他说:“在这里,我觉得自己作为一名运动员得到了充分的重视,不像在俄罗斯,你只参加没有外国人参加的比赛,也没有人谈论这些比赛。”沃尔科夫觉得,如果他留在自己的国家,他的事业将没有未来。“就好像俄罗斯不需要田径运动员一样,否则它也不会允许如此严重的错误发生,”他说。

他的父亲、教练康斯坦丁(Konstantin)曾是撑杆跳运动员和奥运会银牌得主,他和儿子一起搬到了明斯克,他知道在国际比赛中不能参赛是什么感觉。他被禁止参加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因为苏联抵制了奥运会,这是美国在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后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后的一种报复。“我认为马特维不应该受到任何制裁,这是赤裸裸的歧视。我必须尽我所能帮助他。”他说。

普罗科佩茨律师说,改变运动员国籍的最大障碍是过渡阶段,在代表两个不同的国家队之间要等待1-5年(取决于体育联合会的规定),以防止运动员频繁改变国籍。他说,许多运动员承受不起失去职业生涯中这关键的几年,但“他们也没有时间等待限制被取消”。

和沃尔科夫一样,18岁的俄罗斯跳高运动员埃琳娜·库利琴科(Elena Kulichenko)来自莫斯科附近的奥丁佐沃(Odintsovo),在俄罗斯空军未能向西联支付费用后,她决定申请更换国家队。2019年,她已经获得了塞浦路斯公民身份,如果对俄罗斯空军的制裁没有放松,她有可能改变效忠对象。库利琴科是2017年欧洲青年奥林匹克节的银牌得主,她能轻松获得第二公民身份是因为她的父亲在该国工作并拥有财产。今年3月,她申请加入塞浦路斯业余田径协会(Amateur Athletic Association of Cyprus),到4月,该协会为她亮起了绿灯,条件是她必须在参加该俱乐部的国际比赛之前,先经历一年的过渡期。

库利琴科说,其他俄罗斯运动员支持她的决定,很多人告诉她,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他们也会这么做。但在俄罗斯媒体上宣布这一决定后,她在社交媒体上受到了“仇恨浪潮”的打击。“我在Instagram上收到了数百条消息,称我是叛徒,”她说。她补充说:“一开始我很难过,也很震惊,但万幸的是,每个真正了解我的人都支持我。”

(责任编辑:朱羽葭_NBJS15665)

[作者:佚名]